相关文章

两个男人的“湿身”体验今日重庆

来源网址:http://www.xsygs.net/

摄影记者辞职玩水下摄影 作品获亚太水下摄影大奖

4月17日,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亚太地区最大的水下摄影挑战赛Asia Pacific UW Photo Challenge揭晓,来自重庆的门图水下摄影凭借作品“水下梦境”斩获水下模特儿类第一名。获奖结果揭晓的那一刻,一直守在电脑前等候结果的摄影师罗川和张质很激动,“这是该项赛事首次设立水下模特类别,而门图也是获得该类别第一名的第一‘人’。”他们通过微信将喜讯告诉了身边的每一位朋友。

罗川和张质,重庆门图水下摄影工作室的创始人,三年前,两个刚踏入而立之年的小伙子,辞去了报社摄影记者稳定的工作,说要去看看这个世界。“我们在报社干了七八年的摄影记者,天天和相机打交道,采访过大大小小的事,拍过形形色色的人,但总觉得生活少了点什么。”

虽然离开了媒体,但他们依然放不下手中的相机,于是决定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摄影工作室,“但是重庆的摄影工作室门槛太低了,竞争也很激烈,每天都有人在关门转让,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那就无法打开市场。”罗川在考察了市场之后,一度陷入了迷惘。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网上看到一组著名女摄影师Zena Holloway的水下摄影作品,那种魔幻神秘的超现实影像,让他对水下摄影产生了兴趣。而普吉岛的一次度假之旅,也让罗川更坚定了水下摄影的信念。“看着几位外国摄影师手握专业的防水设备在水下拍摄,既新鲜又有一股莫名的激动。”

“重庆目前还没有一家水下摄影,我们就专注水下!”罗川的想法得到了同事兼好友张质的支持,于是两个男人开始为筹备他们的“水下世界”而忙碌起来。

科学怪人失足掉入瀑布 摆脱阴影亲手造了个水下世界

要想拍水下的照片,那摄影师的水性首先得要好,但这个入门级的要求却成了罗川的“死穴”。原来罗川曾在几年前去云南苍山的旅行中不小心失足掉入了瀑布,幸亏当时混乱之间抓住了一块大石头才得以死里逃生,“我不会游泳,那次经历之后更是怕水。”

为了克服心理障碍,罗川开始去游泳池苦练游泳,但在过程中,他也发现对于从小在内陆环境里长大的重庆人来说,水下拍摄,有部分人还是感到陌生甚至恐惧的。而如果在自然水下环境拍摄,条件变幻莫测,更有诸多预想不到的危险,如何才能保证摄影师和模特的安全,成为摆在两人面前的第一道难题。

“好像国外有那种在游泳池里拍的。”朋友的一句话点醒了罗川,于是他立马拉来水性好的张质到游泳池进行了一次实验,“但出来的效果我们很不满意。”原来,游泳池里的水清澈度不够好,整个画面出来清晰度不够,而且因为不少游泳池加入了硫酸铜或消毒水,模特要想在水下睁开眼睛很难办到。

“那就造一个水下摄影棚!”处于拍摄的安全和质量考虑,罗川和张质决定在工作室内造一个水池用于拍摄,不过水下摄影,在国内还属于较冷门的行业,当时没有专业的施工团队可以为他们解决技术问题,所有设施的设计和建造,都得慢慢摸索。水池的造型、深度,水流的压强、流速,玻璃的厚度、承压能力等等,这些都要两个人自己动手计算。好在,两位摄影师中张质是川大材料物理专业的“科班”出身,而罗川则是朋友口中的“科学怪人”,虽然专业是摄影,但一向喜欢鼓捣机器的他曾为了怀孕的老婆和即将出生的儿子自己动手造了一台空气净化器。

于是,这两个人重新拾起自己所知的物理知识,在自己设计后,再请专家论证;池水的循环净化及加热系统,川大材料物理专业毕业的张质自己动手组装,密密麻麻的水管布局常弄得他头晕;摄影机位的摆放和灯光的布置,也需要不断组合尝试。

最难的是水池池壁与玻璃的接缝,“因为要观察取景,布置灯光,所以钢筋水泥的池壁上要开几个透明窗口,用钢化玻璃封闭。”罗川说,由于施工方从来没有这样的经验,没办法,他们只好一边推理论证,一边建造实验。几经反复,带有透明取景窗的水池终于建好,当第一滴水从接缝处渗出时,在场的所有人几近崩溃。

经过半年的筹备,场地终于建好,从定制的3万多元的防水相机套也到手了,一切准备就绪,两人开始了在工作室的第一次水下拍摄。一下水,他们才体会到水下摄影的不易。“照片看起来很美,但拍起来很累。”张质说,光线在水下有折射,布光需要熟练的技巧,而且水下阻力很大,拍摄时要端着沉重的器材迅速调整身体寻找最佳角度拍摄,这对体力是个极大的挑战。有一次为了创作样片,在水下呆了四五个小时,手脚泡得发麻,拍完后累得几乎虚脱。

执着顾客感动两个大男人 50岁大妈手术前坚持拍照留纪念

“水下能睁开眼睛吗?”“我不会游泳还能不能拍水下摄影?”张质忙碌地通过客服QQ解答客人提出的各种问题,这样的问题他每天都会不厌其烦地为前来咨询的客人普及,“主要是大家对水下摄影了解少,前期我们的客源积累时间也很长。”不过有付出就有收获,随着朋友间的口碑推荐,以及网络的自我营销,两个男人的水下摄影工作室被更多的人知晓。“现在我们的客户群体不光来自重庆,还有来自四川、云南、台湾、内甚至是慕名而来的。”

在工作室的墙上,错落有致地挂满了客人的照片,有穿着白色婚纱在水下幸福拥吻的恋人;也有水下打棒球的型男;更有顶着大肚子在水下灵活自如的孕妈……这些客人留下的照片罗川和张质视如珍宝,“一路走来,都离不开他们的信任和支持。”他们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下水拍摄的情侣,第一个勇敢站出来要拍水下孕照的准妈妈,还有远道而来为他们带来烤兔的陌生客人……“之前有一对专门从云南普洱过来拍水下婚纱照的情侣,新娘是个特警,她几乎看遍了全国为数不多的水下摄影机构最后选择了我们,来拍照的那天,她对我们的服装、造型等细节都如数家珍。在微博上关注了我们很久了,虽然重未见面,但感觉就像多年来了解我们的老友。”对于那些信任支持自己的客人,罗川和张质一直牢记于心。

他们在水下教客人摆出各种造型拍照,同样,也从客人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来拍照的客人有演员、运动员、整形医生、飞行员甚至是50多岁的大妈。“这个大妈都53岁了吗?看起好年轻!”当张质拿着客人的样片出现在一个水下摄影主题讲座时,现场的观众都惊呆了,姣好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以及水下灵动的姿势,怎么都不敢想象照片中的“妙龄女郎”已经50多岁了。“其实这位阿姨当时还是带着病痛坚持拍完这组照片的。”拍摄者张质回忆说,本来这位阿姨是要去成都动肿瘤手术的,但是临行前她看到了女儿拍摄的水下照片,喜欢照相的她于是找到了门图摄影工作室,要求在手术前留个纪念,“手术后我可能很久都不能拍照了,状态也不好,我想把现在最好的状态留下来。”

在和阿姨反复沟通确保她身体状况没问题之后,罗川和张质决定为阿姨完成这个心愿,“我们临时调整了客人的档期,把空档留给了她。”因为阿姨身体不好,所以他们只能拍一会儿又休息一阵,那天普通客人只需2个小时的拍摄,两个人从下午一直拍到晚上8点过。罗川说,他们没有觉得累,反而两个男人被阿姨感动得一塌糊涂,“我一直觉得50多岁的大妈跳跳坝坝舞才是她们的生活,但是她却告诉我,只要心年轻不管在什么年龄和状况下,都可以活得很年轻快乐。”

“世界很大,你该去水下看看。”罗川说,很庆幸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世界,水下的世界虽然平静,但也能创造出更多的不可思议,“就像很多在陆地上我们不能做到的动作,在水下反而能实现,而这个水下世界,我们将继续造下去。”